栏目列表

热门新闻

  • 牛佩华认为:未来房价应该会
  • 他弃车逃逸应该是为了躲避处
  • 谁能抢占先机饮得头啖汤
  • 有朋自远方来
  • 成功通过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
  • 望广大出行旅客携带雨具
  • 也包括往年违法生育者所缴纳
  • 如果不打击
  • 专家称
  • 村主任曾某多次打电话给记者
  • 我考取了电工三级职业资格证
  • 致力全面推进福州医疗服务质
  • 村主任曾某多次打电话给记者

    2020-05-16 01:09

    一些村民质疑记者的报道不实,但本周二(10日)记者去文大村委会时,确实没有看到有人在上班,在该村“‘两委’干部坐班时间安排表”上清楚地写着曾某和曾××为周二的值班干部。村主任曾某在与记者交流时也确实表示自己因为“一些事情”而“没心情上班”。村民们对事情的始末并不清楚,就开始质疑记者的报道。就在记者被围堵时,村主任曾某始终没有“如约”出现。

    记者回访村民诉苦村主任难找

    随后,商报记者驱车前往澄迈老城镇政府,想就“村委会没人上班”一事采访镇党委书记与镇长,但他们均不在办公室,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下乡去了。

    村主任情绪激动强调自己是个好主任

    知道是记者来采访,不少村民渐渐拥上来拉住记者诉苦,说找村委会办事总找不到人。“我弟媳之前生完小孩,听从村主任的安排去做结扎,可是后面给小孩上户口需要村里出证明,却怎么也找不到他。”村里一妇女回忆道。一旁的村民罗某接过话道:“你要找他?到旭×宾馆三楼、六楼去,看到包厢里打牌打得最欢的就是他!”在采访过程中村党支部坐班干部林某告诉记者,村里很多事务都归村委会管,可是村民每次找他们都找不到人。“村委会平常有什么事都不跟我们商量,我们的意见他们也不听,工作很难开展。”

    记者和司机3人站在镇政府大厅门口等待曾某出现,不料却涌来一群村民,有20多人,他们当中有男有女,把记者和司机3人团团围住。这些村民七嘴八舌对记者进行辱骂,并强行不让记者离开。令人奇怪的是,记者与这些村民并不相识,可他们却似乎清楚记者的身份。

    随后,记者躲进了一楼的镇政府养老保险服务中心办公室,并向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寻求帮助。村民紧跟着一起涌进办公室,“你见到主任了吗?”“谁说3年没人上班?”“怎么可能会说‘没心情上班’?”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质问记者,还有村民举着相机、手机,对着记者拍照,随后,质问变成了辱骂,传到记者耳朵里的话也越来越难听,混乱中一位妇女还蛮不讲理地推打了记者的胳膊。被围堵期间,记者多次给村委会主任曾某打电话,但其手机却一直没有人接。无奈之下,记者向当地派出所报警。十分钟后,几位民警赶到办公室解围,将记者带离镇政府,前往派出所。

    记者回到车里给镇委书记打电话,书记挂断了记者的电话。就在这时,“没心情上班”的文大村委会主任曾某给记者打来电话,一直问记者身在何处,并约记者在老城镇见面。当记者告诉他自己在镇政府门口时,他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    一直到当日下午6时许,商报的两名女记者才在民警的护送下离开镇政府,而司机和采访车却还被村民“扣”在现场。在返回海口的途中,村主任曾某多次打电话给记者,情绪相当激动,声称自己是个好主任,要求记者再次过来采访。

    近日,有市民向记者反映,海南澄迈老城镇文大村委会没有人上班,村民有事找不到人。10日上午,记者来到文大村委会,看见村委会办公楼大门紧锁,铁门上满是锈迹和灰尘。透过窗户,记者看到里面根本没人上班,屋里的东西十分凌乱,连椅子都倒在地上。

    围攻记者村主任约见面记者遭20多村民“围攻”

    12日下午15时,商报两名女记者再次来到文大村委会,眼前的景象与前日无异,村委会大院依旧一片荒芜景象,只是门前多了几辆私家车。村民曾某介绍,由于村委会常年无人上班,住在附近的村民便把车停在了这儿。“你看看地上都积了这么多落叶,只有一些老人闲着没事时会过来帮忙打扫一下。”曾某说。

    “自从3年前换届选举之后,就没有人来村委会值班了。”村民曾某告诉记者,如果上面(上级部门)有人下来,他们才会回来。当记者询问为何不告诉来这里的领导或者村书记时,他回答:“没用。”随后,记者问文大村委会主任曾令奋,村委会为何没人上班,曾主任表示每天都有人上班,可能记者去的当日正好没人。当记者表示现场看起来好像已经很久没人上班时,他改口说:“最近大家忙着一些事情,没有心情上班。”

    村委会的大院里铺满了厚厚的落叶,不少村民坐在树下聊天。记者询问村民村委会为何没人上班,旁边聊天的村民说:“这里每天都没有人。”据了解,如果村民有事要找村主任,每次都要先去澄迈老城给他打电话,问他在什么地方,然后再赶过去。还有一个村民告诉记者,每天早上要在6点钟之前到他家去找他,6点之后去就找不到人了。

    文大村村委会干部值班表

    当记者告诉他刚才在等他的时候受到村民围堵时,他表示自己不知情,此事与他没有关系,但他声称:“现在的局面我已经无法控制了,有一些村民明天可能要找到你们报社去。”当记者提出如果去采访再次遭到围堵怎么办时,他没有回答,只是一直强调要记者再次去文大村了解,他是个好村主任。回忆整个事情发展以及记者前后两次前往文大村委会,采访到的村民均称找村主任办事难,想要找他要去老城才行,与曾某的说法不一样。直到当日晚上7时,所有村民全部离开后,商报的司机才得以开着采访车离开老城镇返回海口。(金少娟 邝晓霞)